时屿追着徐安澜登上4680米,“我追你这么久,你觉得怎么样?”

浏览:1490   发布时间: 08月28日

1.《你比时光更甜》作者:橙墨沫

文案:时家要跟徐家联姻的消息一公布,圈内震动。

朋友笑着打趣时屿:“徐家那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公主,多少人羡慕你啊。”

时屿瞅了眼身后最近天天跟着他的小尾巴,漫不经心道:“你喜欢?让给你。”

娇娇柔柔,动不动就要哭的粘人小白兔,他巴不得立马解除这娃娃亲。

如愿解除婚约那天,时屿跟哥们去喝酒庆祝,冷不丁撞上疑似同样在庆祝的徐安澜。

只见他那个“柔柔弱弱”的前未婚妻举着酒瓶,对她的同伴们笑得明艳又张扬,“可算是摆脱那朵冰冰冷的高岭之花,不枉姐姐扮了这么久的林妹妹。”

时屿:……

彻底断了关系的第二天,时屿照常参加一个三方会议。

听说对方的负责人强势又犀利,按手下的话说:难弄。

看清会议桌对面的人,他愣了愣。

他印象里柔弱淑女风的徐小公主一身正装,眸光犀利,对着他淡淡一笑,“时总,请多多指教。”

时屿:……

再后来,时屿追着徐安澜去了玉龙雪山。

登上4680米的最高点,他看着她,“我认真追了你这么久,你觉得怎么样?”

2.《落在你心上》作者:陆二乔

文案:姜知意嫁给了暗恋八年的沈遇洲。

新婚当晚,她收到一份协议。

协议内容:

一、不许公开。

二、不许干涉对方任何事情。

第二天,沈遇洲出国开拓市场,一走就是两年。

姜知意心灰意冷,决定抛弃男人搞事业。姜知意凭借名导的戏大爆,跻身小花行列。

跟她合作的男演员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人将她和男明星们做了cp剪辑。

粉丝们磕疯了。

后媒体爆出姜知意已婚。

粉丝们疯狂猜测对方是谁,当红小鲜肉?知名导演?实力新帝?

姜知意回应:“家族联姻,感情平淡。”

某个庆功宴上,有人看到姜知意被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堵在角落。

男人咬着她的耳垂,声音沙哑:“感情平淡?”

姜知意神情冷漠:“沈总,请自重。”

沈遇洲第一次见姜知意时,她是高傲美丽的小公主,他什么也不是。

他藏着对姜知意的喜欢,拼命往上爬,只为跟她站在同一高度。

却不小心高冷过头,把媳妇气跑了。

咋办?哄呀。

人人都道最年轻的商界大佬沈遇洲,杀伐果断,从不给对手留余地,是个铁石心肠的人。

没人知道,从他遇到姜知意开始,所有的温柔就都留给了她。

【小剧场】

恋情曝光后,媒体采访姜知意时,关于情感的问题越来越多。

姜知意回应:年轻人不要被婚姻束缚,搞事业才是王道。

当天,沈遇洲的微博名改成“事业”。

姜知意:???说好的不干涉对方生活?

沈遇洲:不干涉,我融入。

没多久,沈遇洲又晒出结婚证:“夫妻恩爱,勿扰,谢谢。”

姜知意:不是说不许公开?!协议是摆设吗?

沈遇洲气定神闲:最终解释权归本人所有。

被伤过心后只想搞事业的小孔雀 vs 不小心高冷过头只想哄好老婆的忠犬

3.《等光降临时》作者:柚一只梨

文案一:鬼才音乐人林宴淮,矜贵高冷,不近女色,长相妖孽撩人,创作实力超群,是当之无愧的顶流。

总有十八线想碰瓷,统统被林宴淮当场否认打脸。

粉丝:哥哥总是亲自下场,我们毫无用武之处,不知该哭还是笑。

某日,一向寡言的林宴淮在采访中突然公开了理想型。

“喜欢学习好的。”

唇角微勾,桃花眼中满是深情,“还要会翻.墙。”

海归精英黎悦,各种专利傍身,回国投身研究所,一心专注国防事业。

虽年纪轻轻长相乖巧,却是名副其实的大佬。

众人都道黎悦虽长相可爱,但却是个过分规矩且低调古板的性子。

衬衣扣子系到领口,永远不露锁骨。

只有林宴淮知道,锁骨下面的那颗红痣有多可爱。

午夜时分,借着月光,他凝眸看着那颗红痣,一滴汗滑落,沙哑开口——“叫哥哥。”

文案二:某夜爆出林宴淮绯闻,粉丝以为又是碰瓷的,气哄哄点进去,一脸懵。

视频中林宴淮温柔地从车里抱出一个娇小的女人,正是那位上过新闻,做过专访的大佬黎悦。

【小剧场】

婚后,清晨林宴淮第一次在家中开了直播,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

女人穿着睡衣从镜头前一闪而过,拉开抽屉拿出好几部手机。

困倦地揉了揉眼睛,怒道:“又被人嘲了,气死我了!哥哥你别怕,我保护你!”

直播间一片寂静。

男主无奈看看镜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走过去,“继续睡,别管。”

“不,等我投完票,前天刚买了十个号。”

粉丝:“……”

一心想要稳住人设的大佬迷妹 vs 高冷孤僻的腹黑鬼才音乐人

【章节试读】:

等?  等什么?    

“噢——”

黎悦低着头,“你没带伞吧?那我下去给你拿一把伞,你……你快回去吧。”    

林宴淮的身体隐在楼梯间的黑暗里,他看着站在光亮里的女孩,轻声笑了。  

就这么,着急赶他走吗?    

“我靠!”  

一声爆吼突然从远处传来。  

暧昧一扫而空。    

随后楼上的门似乎被人打开。    

林宴淮微微皱眉,冷凝的眸光像楼上扫去。

见上层光影晃动,果断从黑暗里走出,把安全门关上后,攥着女孩的手腕就往外走。  

黎悦还没反应过来怎那么回事,男人就拉着她,健步如飞,径直路过了刚刚的发声人。  

“我靠我靠老大你们——”    

“闭嘴。”  

林宴淮不耐地看了一眼罗晌,目光冷冽,如冬日寒冰。    

罗晌怂怂地噤声,被吓得站在原地,不敢跟上。    

林宴淮拉着女孩,步伐匆匆,绕到了这一层最远的电梯前,按了下行。  

顺利地躲进电梯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哈哈哈哈——”

黎悦捂着嘴笑,“你说罗晌会不会和人家小情侣碰上啊?”  

男人淡然颔首,“大概会。”  

“啊,罗晌真是,咋咋呼呼,差点让我们被发现,差一点前功尽弃!”    

她难得露出这么古灵精怪的表情。  

林宴淮的视线淡淡地从她的身上移开,挪到了数字屏上。  

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回勾,握拳。   

然后——  

微翘了嘴角。

主营产品:其他工程机械,其他矿山机械,矿山机械配件,塑料管,除尘器,热喷涂材料,支架/灯架,矿业输送设备,其他工程机械配件,通风机,振动、振荡压路机,液体过滤器,其他管道及液压设备,采样器,填料/填充剂,凿岩机,拔管机,除尘机,泵,其他建材机械,气锯,路面开槽机,其他气动元件,矿山钻机,复合管,注浆机/灌浆机,光学加工机械,气动、电动单元组合仪表,轮胎压路机,轨道交通设备,水泥,气动切割机,消防泵/泵组,泵配件,钢筋加工机械,沥青混凝土摊铺机,混凝土泵/砼泵、混凝土泵车,防爆电机,挖掘机,射线探测器材,其他安检防爆器材,PUR(聚氨酯树脂),固定电话,防爆灯,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