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娃家长的焦虑:为什么我们拼尽全力,孩子也无法走向卓越?(上)

浏览:2419   发布时间: 08月25日

「来源: |尊品传媒 ID:jumping_mag」

封面专题上

教育专家:教育不是一场零和博弈,重要的是教给孩子一种思维方式

*本文共8838字,预计阅读23分钟

你将会在这篇文章看到:

教育的目标不是把人培养成木匠,而是将木匠培养成人

让孩子亲近自然,最好的启蒙教育是在大自然中感知

传统文化教育,并不只是让学生穿汉服、背古书、习古礼

马云和马斯克激辩40分钟,AI时代的教育, 孩子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编辑:黄治军

来源:尊品传媒(ID:jumping_mag)

最近一段时间,“鸡娃”成了很火的网络名词,意思是在“虎妈狼爸”的培养下,给孩子不停地打鸡血,望子成龙,为了让孩子多读书、读好书,不断地给孩子安排补习班兴趣班,不停地让孩子去拼,灌输“爱拼才会赢”的思想。

随着“鸡娃”这种教育方式,进入寻常百姓家,很多父母出现了教育焦虑。

在人的成长轨迹中,教育具有决定性的力量,但我们说,教育不是一场零和博弈,重要的是教给孩子一种思维方式。比起智商和情商,思维模式的差异才是人生的分水岭,改变思维模式,就意味着改变人的未来。

拥有好的思维模式的人不会因为一时的失败或挫折,就给自己贴上“失败者”的标签,更不会因此失去对自己、对生活的信心,而是会以良好的心态,为自己的生活增添更多的色彩。

好的教育,不是把篮子装满,而是把灯点亮。

随着“双减”政策的落地,预示着我国的教育产业将迎来大变革。多家教育公司表示积极响应政策并加速向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的转型。那么,“素质教育”和“快乐教育”可以简单地划上等号吗?它们与“应试教育”之间,就只是单纯的对立关系吗?还需要我们去寻找更多的答案。

教育的目标不是把人培养成木匠

而是将木匠培养成人

很多传统的线上辅导和课外辅导班为了满足家长的要求,忘记了教育的本质和目的,无时无刻不在给孩子和家长灌输“唯分论”的思想,制造和贩卖焦虑,久而久之,就催化了我们所说的教育“内卷”。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每个家长最梦寐以求的,但个别家长却是“令”子成才、“逼”子成才。

而很多传统的线上辅导和课外辅导班为了满足家长的要求,忘记了教育的本质和目的,无时不刻不在给孩子和家长灌输“唯分论”的思想,制造和贩卖焦虑,久而久之,就催化了我们所说的教育“内卷”。

而孩子呢?很多孩子们变得恐慌焦虑、不愿合作、不愿思考、没有创造力、自主学习能力差、更失去了对知识的热情……

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曾说过一句话:教育的目标不是把人培养成木匠,而是将木匠培养成人!所谓的人,其实就是素质教育培育出的人才,而不是应试教育的产物。我们该如何定义人才?我们的教育需要培育出什么样的人才?来看企业家们的认知。

李想:从普通人到顶尖领袖

差了5个认知“楼层”

车和家CEO李想曾经回顾自己20年创业经历的5个认知楼层。从一个普通人到优秀的人、管理者、领导者,到成为顶尖的领袖,李想说,每一层的认知都是天壤之别,只有到了更高一层,才可以更好地看到低楼层的问题。

1.一层楼,生为一个普通的人

那是我18岁之前,学习成绩中下等,老师亲戚都觉得我以后没什么出息。我那时候和很多同学一样,随波逐流,满眼是非,但是也没什么改变命运的行动。

2.二层楼,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高三开始,我不想这么被人看不起,我把我学习的计算机知识变成了个人网站,开始创业。虽然还是个体,或者是有很多人的作坊,但是我有了目标,在无数的问题中寻找机会,每天的工作排列重点,只做那影响90%结果中前3件的重要事情,剩下的问题选择忽略,而不是被问题牵着走。

把大的问题看做机会,不断地达成阶段性的目标。持续到2004年,泡泡网一年有2000多万的收入,我遇到了瓶颈,由于没有团队管理能力,泡泡网实在上不去了。那年我22岁,随后开始了第二次创业:汽车之家。

3.三层楼,成为一个优秀的管理者

汽车之家开始我更注重管人了,我带着一帮年轻人,手把手教他们如何看待问题,如何找到机会,如何把业务做好。

我虽然还是带着大家聚焦于事情,但是我能很快发现谁能把事情做好,谁有潜力,并带着他们一起作战,把工作做好。带着一群人作战,目标清晰,聚焦于每一个关键的事情,这个持续到2008年,我到了27岁。

4.四层楼,成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

秦致的加入让我知道了什么才是更高级别的管理,一个领导者不需要自己什么都会、都擅长,而是如何找到更多优秀的管理者,并帮助他们不断的提升,提升自我的认知、协作的认知、管理的认知。

也让我们知道了使命愿景价值观如何建立,以及重要性。再加上2008年几个早年创业的小股东要把我赶出公司,当然他们没有成功。

此后我变得特别关注人,从关注自己内心的需求和责任开始,到关注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们培养出来很多优秀的管理者。

从2008年到2013年IPO,再到我和秦致相继离开,汽车之家获得了垂直汽车网站超过100%的利润,对手都是赔钱的。这个楼层持续到了2018年,我37岁。

5.五层楼,成为一个顶尖的领袖

一个顶尖的领袖必须能够带领团队制定精准的战略,保证业务、人力、财务三位一体的去作战,让每一个人洞察商业、产品、技术之间相互的奥秘。我还在从四层痛苦走向五层的路上……每一次楼层的提升都是巨大的痛苦或意外的灾难带来的,但是我没有退路。

当我爬上更高的楼层以后,才发现之前楼层那些让我痛不欲生的问题竟然如此简单,甚至毫无意义,自己是庸人自扰。

从关注自己内心的需求和责任开始,到关注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们培养出来很多优秀的管理者。

让一层痛苦不堪甚至感觉灾难的问题,在三四层看到的重要程度是完全不同的。并非你的管理者和领导是瞎子,对问题视而不见,他们看得其实比你更清楚和全面,只是那些问题根本就不是关键所在。

人因为痛苦而改变,人因为受益而坚持。

我们的真实实力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强,提高认知的楼层是我人生中最关键的收获。

刘润:我如何判断一个人的水平

生活中,我会接触各式各样的人,有时接触一个人,交谈片刻,顿觉此人深不可测,十分厉害。

而接触另一个人,觉得这人也不错,很优秀,内心也很尊敬他。但是感觉呢,好像还差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我的这感觉是从什么地方得出的呢?其实,是来自于一套判断标准。

标准是什么?即这个人在谈论问题时,大概在哪个层面上,形成了自己的逻辑闭环。

什么意思呢?我大概分五个层次来讲。

第一层次:思维没有闭环,思考没有逻辑。

你说A,他说B,两者间的思维永远没有交集。

第二层次:思维没有闭环,思考有逻辑。

有符合逻辑推理的一些观点,但观点时常左右徘徊,自相矛盾。

这两个层次存在着明显的短板,那更高层次的思维逻辑模式是什么样的?

第三层次:思维有闭环,思考有逻辑。

虽然形成了闭环,但如果这个闭环形成的层次比较低,可能是一个比较可悲的事情。

为什么?

一旦在低层次形成逻辑闭环之后,他可能就几乎无法前进了。因为你发现所有遇见的问题在“他的”逻辑闭环之中,都是可以解释的。

具体的表现可能是:对不同的观点,喜欢先认同,进而快速转折,反驳。

这件事你说对不对?我都没法反驳他,因为这事儿,他当然是对的。

但是很虚无、没法实操,就像是飘在云端,看不清地面,也不知道操作细节。

在这个层面讨论,无法推动事情的发展,但是他享受于自己逻辑的完整性,一旦如此,也就意味着无法再落地了,讨论的问题终究是空对空。

过往的经验反倒束缚了眼界和判断,无法打破自己的逻辑闭环,就无法捅破那层看似薄弱的窗户纸,上升至新境界。

同样是“思维有闭环,思考有逻辑”,层次还可以再提升。

第四层:如果能在更高层次形成逻辑闭环,此人的逻辑闭环会十分通透,直达本质。

你会非常敬仰他过去的经验和他的知识结构,这种人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人格魅力,谈吐间有着逻辑的美,你特别希望向他学习。

但是,第四层次的闭环同样存在问题。

他对新事物总是抱有怀疑,排斥的心理,旧时代的结构一旦发生变化,它的闭环可能就会出现一个漏洞。他不愿承认漏洞,希冀于用过往的认知体系来填补这个漏洞。

当你站在新的世界逻辑里面,去看这个人的时候,你突然发现曾经特别敬仰的一个人在新时代却还在用旧有的逻辑来解释新世界,突然之间,

你会觉得十分可惜。

因为,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

第五层次:在高层次形成逻辑闭环,却始终保持不断打碎自己的开放心态。

这种人的思维闭环永远开放,他永远没有死环,它是一圈圈螺旋式的无限往下延伸到深不可测的海底,又无限地向宇宙最深处延伸。

你会觉得特别可怕,这是真正的高手。

他大量吸入新知识,无论风吹雨打从不间断,不断的去学习别人的逻辑框架,然后不断的下沉往外延伸。他的逻辑层次就在海量的新知识浸入后,不断迭代,不断复盘,不断调整结构。

面对一次次打击后,又重新站起,这种思维结构永远如同初生的胎儿般,拥有着澎湃的生命力和无限的希望。就算这种人他现在的知识结构,知识量甚至都不如你,但是你绝对不会小看这种人。因为这种人身体里潜伏着一头真龙,未来无可限量。(综合正和岛、刘润、一点马)

让孩子亲近自然

最好的启蒙教育是在大自然中感知

著名教育家卢梭的《爱弥儿》是提倡自然教育的先驱,书中提到:最好的启蒙教育是在大自然中感知,而不是看书。

去年,湖南省政协委员、我国著名节目主持人汪涵,在两会期间提出了关于全面提高湖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公民意识的提案,建议率先在湖南推动自然教育(或环境教育)列入全面素质教育。

汪涵认为,自然教育是公民在常规教育之外了解自然世界的一项重要的手段,是全面素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时间,正在蓬勃发展的自然教育,再一次进入了公众视野。

事实上,当孩子被放在自然环境里,他会显示出自己的能力。

匆忙,不是孩子成长应有的方式

2005年美国作家理查德·洛夫在《丛林中的最后一个孩子》中第一次用“自然缺失症”来描绘现代城市儿童与大自然完全割裂的现象,也因此导致了孩子们一系列行为和心理上的问题:儿童肥胖、注意力紊乱、孤独、抑郁、愤怒等。

有多少孩子每天在知识的海洋中钻研,却忘记了抬头星空的浩瀚,也忘记了身边花叶的芬芳,徒有满腹的知识,却不知如何化为实践,而这中间的缺失,正是对自我、对生活、对自然的感知过程。

在父母眼中,时间犹如金钱一样宝贵,孩子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更多“有用”的事情促进成长,所以我们殚精竭虑地为孩子报各种早教班、课辅班,希望孩子“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以便将来出人头地。

父母不允许孩子“浪费”时间在“没用”的瞎玩上。孩子只能在忙忙碌碌中对世界的好奇心无处释放,想象力和创造力也无法得到安放,最终孩子或许成为了我们想要的模样,但却唯独失去了他自己。

著名教育家卢梭的《爱弥儿》是提倡自然教育的先驱,书中提到:最好的启蒙教育是在大自然中感知,而不是看书。

曾有调查显示,16.33%的中国儿童存在“自然缺失症”,在类似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型城市,这一比例甚至高达40%以上。

这令人胆战心惊的数据无不在催促着我们,让孩子去触碰和亲近大自然,去探索和发现身边的美好。溪水的涓涓细流,鲜花的五彩缤纷,森林的枝叶婆娑、草地、虫鸣、鸟语……这所有的一切,都会让孩子收获大自然给予的最珍贵的礼物,为孩子插上“飞翔”的“翅膀”。

自然,让教育回归原始真实的世界

日本是非常推崇自然教育的国家之一,全国大约有3700所自然学校。学校里有优越的大自然野外活动体验场所,以及专业的指导员与项目负责人。

东京的藤幼儿园,以独特的圆形设计名噪一时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网红幼儿园。

在这里,空间没有间隔,孩子们随意出入各个教室;在这里,场地开阔自由,孩子们可以自行决定人与人的距离;在这里,回归原始自然,孩子们可以创造出各种新颖的玩耍方式。

一路走来,大自然的教育对孩子的成长功不可没。

日本京都大学教授本庶佑是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正是从小接触大自然激发了他对万事万物的好奇心,让他珍惜自己内心对未知事物的求知欲,以及保持对未经自己证实事物的怀疑态度。

而这,是对于立志成为科学研究者的孩子来说最为重要的东西,也是他能获得诺贝尔奖的重要原因之一。

本庶佑在获奖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要相信教科书上写的东西。在《自然》《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过十年二十年再回过头来看,有九成都是不正确的。”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新的研究结果表明:学校中植被覆盖率、多样性及种类的组成,对孩子的学习表现有非常显著的影响。

丰富的树木种类能够很好地促进大脑发育,在孩子们的阅读、书写尤其是数学方面有显著的影响,孩子们在绿色的环境里面活动越多,大脑中运动和认知相关的脑区体积相对也会越大,活动更活跃。

或许,正是由于重视“自然教育”让孩子从小接触大自然,才是日本在最近几年诺贝尔奖评选里几乎年年获奖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心理学家李子勋曾呼吁:上100堂早教课不如带孩子亲近大自然。

让孩子亲近大自然,并非一定要砸血本去国外旅游,也许只是带孩子回趟老家,下农田干农活,就能让他们懂得吃一碗饭农民伯伯要流下多少汗水;野地里挖红薯拔花生,让孩子知道红薯、花生原来是生长在地底下;甚至只是蹲在路边观察瓢虫,蚱蜢,都能让孩子明白百科全书中的昆虫是什么样子……

美国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卡森说,对于自然世界,让儿童去学习知识远没有让他去体验重要。

是时候,我们要学会敬畏自然,懂得尊重生命,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补上这一堂重要的自然教育——永远不要破坏人和自然的平衡。(综合育儿团、参见自然)

传统文化教育

并不只是让学生穿汉服、背古书、习古礼

在国内,我们谈到传统文化的时候,常常会看到这样场景:孩子们着汉服,背古书,习古礼……这就是传统文化教育吗?我们必须思考这个问题。

传统文化是基础教育界绕不过去的一个重大话题。如何在教育多元化、国际化的时代确保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地位,确保孩子们在拥有全球视野的同时,拥有一个中国灵魂,是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

在前不久落幕的TIDE2021第三届国际教师发展大会上,义格教育集团总督学、《当代教育家》杂志总编辑李振村进行了分享。在他看来,在国际教育的体系和背景下,我们应当立足当下看经典,而非立足经典看当下;我们应当让经典活到当下,而不是让孩子活到经典里。以下为李振村的分享。

假如学习内容与时代脱节

与儿童生活脱节,为什么要学?

2012年,我到雷夫·艾斯奎斯的第56号教室去访问。雷夫被称为美国最伟大的小学教育家,获得过美国各种教育大奖。他在长达近30年的时间里,躬耕于第56号教室,担任五年级的包班老师,改变了很多贫民窟孩子的人生,被纽约时报等媒体誉为教育圣人和天使。

他是如何做到的?他有很多策略,最重要的就是课程。其中最伟大的课程,他称之为伟大的教育力量的,是莎士比亚剧:他的每一届孩子,在跟随他学习的一年时间里,都要排演一出莎士比亚剧。

我有幸观摩了他的孩子们表演的莎士比亚剧。令我非常好奇的是,孩子们穿着T恤、牛仔裤,用电声乐器和各种现代的灯光音响来演绎莎士比亚。

我问雷夫,孩子们为什么不化妆?为什么不穿上莎士比亚剧中的服装来表演?他告诉我:我们要学习的是莎士比亚的人文精神,要用莎士比亚来启发孩子思考,而不是让孩子回到莎士比亚那个时代!——这句话一直铭刻在我的心头。

在国内,我们谈到传统文化的时候,常常会看到这样场景:孩子们着汉服,背古书,习古礼……

这就是传统文化教育吗?孩子们学习的古礼今天还能使用吗?孩子死记硬背的几百年前甚至一两千年前的冷知识对于孩子今后的生活又有多大实际价值?

如果学习的内容与时代脱节,与儿童当下的生活脱节,那么学习的意义究竟在哪里?我们必须思考这个问题。

借助现代元素

唤醒沉睡的经典

国家教育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如何去“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呢?这就需要我们用当下的方式来对接过去。

比如中国传统的二十四节气,它会给孩子带来了什么?我们的目的是让孩子过一种散发着中国美学气质的现代生活。

在北京赫德双语学校,每一间教室里都有一张小小的桌子——我们称之为节气桌。桌子上摆着的,是和这个节气有关的物品。

我们在学校体育馆旁边开了一块地,秋天时,孩子们把麦种播下去。来年的春天,孩子们重返校园时惊喜地发现,麦子开始生长了!春分时节,麦子生长速度很快,孩子们念着“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去看望他们的麦子。

小满时分,麦穗灌浆了,麦粒已经很饱满了,我们的老师和厨房阿姨采集了一些麦穗,搓出来,每个班一小碟,让孩子们品尝一下青麦的味道。这是庄稼的味道,大地的味道,节气的味道,也是中国的味道。更重要的,这是孩子们自己种下的麦子。

二十四个节气,24次观察体验,120首节气诗词。种植、音乐、书法、绘画、美食、仪式……贯穿其中,涵养中国情调,培养中国审美。

不仅仅是24节气课程,我们会借助一切现代元素,包括教育戏剧、rap、PBL项目学习……唤醒古老的沉睡的经典。

著名作曲家谷建芬为30多首唐诗谱曲,流传广泛,深受喜爱。古代的诗歌本来就是可以唱的,但是无法让孩子再用古代的调子来唱,谷建芬的现代旋律非常受欢迎。这就是“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去年,BBC拍摄的纪录片《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在世界范围内引发反响,为疫情期间沉闷的电视节目增添了一抹亮色。英国莎翁剧演员伊恩麦克莱恩用英文诵读杜甫的诗句,演绎出了忧国忧民的杜甫形象,让我们感受到:经典的力量是可以穿越语言,穿越时空,穿越种族的。这也是“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央视的名牌节目“经典咏流传”,集合了所有时尚的元素:当红主持人,明星,学者,文人,草根,孩子……他们用吟诵、演唱、歌舞等各种混搭的艺术形式,把我们的经典演绎得淋漓尽致,活色生香,让老百姓喜欢。

归结一下,我们认为在国际教育的体系里和背景下,我们应当是立足当下看经典,而不是立足经典看当下,我们应该是让经典活在当下,而不是让当下回到经典。

马云和马斯克激辩40分钟

AI时代的教育,孩子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不管有一天机器人多么聪明,人工智能让机器会唱歌、会跳舞、会下棋、会打球,甚至很多技能会超越我们人类,但是我们依然喜欢听我们孩子们的歌声,因为他们有温度。

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特斯拉公司联合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和马云进行了一场40分钟的“双马对话”,并提到了未来应该培养怎样的孩子这一话题。

马云认为,人们经常担心工作,我担心的是教育。相比于更加聪明的机器,人怎么能够做得更好,变得更智慧更聪明呢?怎么教孩子有更多的创意、更有建设性呢?我觉得这是教育的关键。

而马斯克则认为,我们要评估一下自己在学的东西,是不是能够让自己预测未来,让自己减少错误?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方式来思考教育。

虽然两人的观点有一些分歧,但彼此之间都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下一代的培养应该是从软实力、思考、创意、知识面广着手,而不是跟机器拼蛮力。

虽然有些教养原则几乎是“亘古不变”的,但在人工智能时代,让每个孩子充分探索、理解、表达出自己,才是面向未来最重要的素养教育。

花更多时间培训孩子学创意

马云表示:“相比于更加聪明的机器,人怎么能够做得更好,变得更智慧更聪明呢?怎么教孩子有更多的创意、更有建设性呢?我觉得这是教育的关键。我们可以花更多时间来培训孩子去学艺术,学画画,学跳舞,这些都是创意的事情。”

马云还在2019年的一次演讲上提出:“科技的变革,让教育必须有所变革。我们的责任就是,每一个孩子发现世界的同时去发现自己,做最好的自己。

我想,要让每个孩子不仅仅学会知识,更要学会配合、学会团队、学会担当,这是我们的人才计划最需要思考的,也是在座所有老师需要思考的。

不管有一天机器人多么聪明,人工智能让机器会唱歌、会跳舞、会下棋、会打球,甚至很多技能会超越我们人类,但是我们依然喜欢听我们孩子们的歌声,因为他们有温度。

不管我们的机器人打球水平怎么超过人类,我们依然希望看见自己的孩子去打球,因为那里有欢笑。我们更希望我们的孩子们喜欢下棋,因为下棋是能让他们感到骄傲和挫败感的教育。”

马云眼中的教育,最困难的是发掘孩子的潜能。而在科技日新月异的帮助下,创造出了更多元的“科技赋能教育”的环境,也为教育带来了改变。

这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各自的学习路径,和学习轨迹的机会,真正让孩子具备面对未来挑战的能力。

正如马云所说:“今天在中国每年都有大量婴儿出生,这还不够,我们需要更多。地球上最早的资源并不是煤炭、石油、电力,而是人类的大脑,怎么让人类大脑更有创意、更有建设性呢?怎么确保机器永远是人类的玩具和工具,而不是控制我们呢?”

优先培养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

被称为硅谷“钢铁侠”的马斯克,除了对马云要孩子多学艺术的说法表示赞同外,还强调了创新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对孩子的重要性。

他的五个孩子,本来在南加州的天才学校——米尔曼学校学习,这里只招收智商138以上的孩子,被洛杉矶时报誉为“让聪明大脑散发光芒的地方”。

但马斯克对这所学校并不满意:

其一,传统学校能让孩子学会很多知识,却不注重传授解决问题的能力。

其二,传统学校能教出品学兼优、听话规矩的孩子,却不太鼓励创新思考。

在马斯克看来,解决问题与创新思考的能力,才是孩子最需要的品质。因此,马斯克让5个孩子退学,直接创办了一所全球最神秘的学校——Ad Astra School。

在日常教学中,这所学校把解决问题的能力的培养分成了3个维度:

1. 把现实问题搬到课堂上。比如学习艺术时,不是讲理论讲技法,而是邀请街头艺术家来讲课,或让孩子策划英伦艺术展。

2. 极度注重运用和实践。比如检验孩子的计算机技能,不是通过考试,而是举办大型市集活动 —— 让每个孩子去推销自己设计的网站。

3. 鼓励孩子大胆表达。学年结束时,每个孩子都要做一场TED演讲,会有200位家长、教授,从眼神、内容、说服力等角度,对孩子做出评价。

这所学校所培养的,不是传统意义的资优生,而是真正的未来领袖,这也是马斯克最看重的素养。因为在他看来,人工智能时代意味着危机,聪明的人更应该选择严阵以待。

人类要更有创意,更有建设性,这才是教育的关键。

在马斯克看来,解决问题与创新思考的能力,才是孩子最需要的品质。

主营产品:其他工程机械,其他矿山机械,矿山机械配件,塑料管,除尘器,热喷涂材料,支架/灯架,矿业输送设备,其他工程机械配件,通风机,振动、振荡压路机,液体过滤器,其他管道及液压设备,采样器,填料/填充剂,凿岩机,拔管机,除尘机,泵,其他建材机械,气锯,路面开槽机,其他气动元件,矿山钻机,复合管,注浆机/灌浆机,光学加工机械,气动、电动单元组合仪表,轮胎压路机,轨道交通设备,水泥,气动切割机,消防泵/泵组,泵配件,钢筋加工机械,沥青混凝土摊铺机,混凝土泵/砼泵、混凝土泵车,防爆电机,挖掘机,射线探测器材,其他安检防爆器材,PUR(聚氨酯树脂),固定电话,防爆灯,更多 >>